他认为任何时候都是自己的最佳狙击时机何时开

 他这一下明显是用出了全力,这几枚五叶飞镖在空中剧烈的旋转着,锋刃释放出一道道的耀眼寒芒!
 
    然而,这五道锐利的寒芒加起来,都没有另外一道寒芒耀眼。
 
    确切的说,那是一道白光,在五叶飞镖正在飞行的时候,那一道白光便汹涌的释放了出来!把五个飞镖全部包裹在内!
 
    金泰铢见此,眼睛里面顿时释放出了危险的精光!
 
    很显然,那个突然出现的家伙相当强悍,能够把五枚飞镖轻易的抵挡下来,拥有这种实力,放在西方黑暗世界,可绝对是跺跺脚都能让地面震三震的人物!
 
    那道白光几乎是一放即收,不过在这个时候,金泰铢分明看到,有许多白色的丝线纷纷扬扬的从半空之中落了下来。
 
    原来,那道白光是一柄拂尘!而那纷纷扬扬的丝线,则是拂尘末端的兽毛!
 
    虽然惊艳的挡下了五枚五叶飞镖的攻击,可这拂尘明显也是不太好过,上面的兽毛变得稀稀拉拉!
 
    感谢太阳金环、当局者3721的万赏!
 
    感谢青春永不散场、冲出栅栏的猪、沉醉的东疯、梓梓梓淇淇淇、第十三惆怅、紫氣崬來、刘大公子、曾經只是曾經、无名四海、烈焰快三秒(太少了)、lai0915、昭烨、绝对震憾、书友46789939、抽烟de男人、向风幕仪、猪头小小三、重庆小混蛋、一哥老妈、轩辕服太虚、小鸟一生推、美丽女孩、厦门hzzy、有血有肉8、皓轩少爷、烈焰切小丁丁、点滴29106807、石顺@百度、当局者3721、hohohoha、bule814、595986528、晓独行、木木大哥哥、烈焰隔壁老李、幕阜山桩、菠萝草、开开心v梅梅、chc8701、亦如夢、祢意犹未尽、dslq、怪渣扎、丛林蜘蛛6、ahxu、放弃必败、书友44733779、书友39255040、安静de夏天、、椒图宝宝@百度、中华神剑、汉子1枚、小军100587、ycajl_426、家里跑腿的、mr4271、飞鸟和鱼、star5546、纯子吊打烈焰、最爱乔恩、滴血戒指、烈焰棒棒哒、hncai1600、挡累、丿流年丶eric世间五彩、无妞儿不欢、狂潮风暴、only魅魅、舌尖上的金木、张永睿、安若钦、金刚daddy、22号的太宗、零点薄荷、小花猫喵喵、日子还有继续、用户81992541的月票和捧场支持!
 
    这种关头手持拂尘出现的,自然就是张不空了!
 
    此时,他一张右手,五枚五叶飞镖正静静的躺在他的手心里面呢!
 
    “这里是翠松山,不是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张不空冷冷的喝道。
 
    只不过,此时有一线血丝,正从他的掌心流出,顺着手腕,一路流进他的袖口里面。
 
    刚刚金泰铢的五叶飞镖,还是伤到了他!毕竟金泰铢可是堂堂太阳神殿十二神卫之一,要是他的大绝招都能被人空手接下来,那么也太狗血了点!
 
    当然,在金泰铢的位置,隔着老远,他是看不清张不空手上的血线的,还以为自己完全没有伤到他呢。
 
    要是邵梓航在这里的话,肯定要怪金泰铢为什么不给他的五叶飞镖淬毒了,要是能淬毒的话,那么估计能一个照面就重创张不空。
 
    邵梓航以往提过很多次这种类似的提议,但是都被金泰铢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他不是用毒之人,也不喜欢这种“取巧”的办法,金泰铢在飞镖的方面是有偏执的,他是凭借着自己的攻击速度、力道和角度取胜的,而不是在飞镖上淬毒,如果这样的话,无疑就是舍本逐末的行为了。
 
    “是个高手。”黄梓曜说道。
 
    他的右手已经放在了腰间,那里有着一把手枪!
 
    黄梓曜是整个太阳神殿开枪速度最快的人之一,从他拔枪,到射出子弹,连一眨眼的时间都不需要!
 
    可是,这个时候的黄梓曜却迟迟的没有开枪,因为他完全不知道自己能否在不浪费弹药的前提之下把对方给干掉!
 
    夜莺死死的盯着张不空,她的眼睛里面带着浓浓的紧张之意。
 
    很显然,张不空刚刚展露出来的那一手,让夜莺被深深的震撼了,这张不空的真正实力,比她想象中还要强悍许多!
 
    金泰铢那五枚飞镖看起来平淡无奇,但实际上是凌厉无比,这飞镖罩住了全身要害和可能的躲避方向,要是换做夜莺是被攻击对象,她会认为自己想要完全把这五枚飞镖全部避开都很难!
 
    然而,这霸道的五枚飞镖,却被张不空利用一柄拂尘和一只手掌全部收了下来!
 
    “我要再强调一遍,这翠松山,可绝对不是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张不空单手托着这五枚飞镖,一步步的从树林之中走了过来。
 
    而他的身形,已经被霍尔曼锁定了。
 
    从狙击枪的瞄准镜中,霍尔曼看着张不空,手指已经放在了扳机上面,但是却迟迟的没有把扳机给压下去。
 
    因为霍尔曼并没有把握能够击中他。
 
    这个突然出现的强敌,让霍尔曼竟有点不太自信。而且,由于之前狙击位的选择问题,现在霍尔曼如果开枪的话,极有可能会误伤夜莺和金泰铢。
 
    霍尔曼终于明白了先前军师所说的话。
 
    军师让他选择最佳的时机来开枪,至于什么时候是最佳的时机,军师让霍尔曼自己来做决定,当时霍尔曼还觉得有点懵逼,现在他终于明白了。
 
    毕竟霍尔曼的狙击技术相当出色,他认为任何时候都是自己的最佳狙击时机,何时开枪的差别并不算大,可是,现在的情形已经说明,军师先前的猜测是完全正确的!
 
    难道说,军师对刚刚发生的这种局面都有所预测吗?
 
    想着这一切,霍尔曼不禁有种浓浓的难以置信之感!军师的脑子究竟是什么做的?怎么就能对那么细节的事情进行预判?
 
    不过,现在还不是他感慨的时候,霍尔曼并没有想太多,便开始轻手轻脚的寻找下一个狙击位了。
 
    在这个过程中,有个翠松山弟子靠近了他,被他用一记掌刀干干脆脆的撂倒。
 
    …………
 
    “张不空!”夜莺盯着缓缓走过来的男人,从牙缝之间说出了这三个字。
 
    “是我,就是我。”张不空没有丝毫的恼怒之意,反而面带微笑:“夜莺,你今天晚上的举动很出乎我的预料啊。”
 
    张不空完全无视了金泰铢和黄梓曜等人,他的眼睛里面只有夜莺。
 
    见到夜莺并没有回答,张不空沉默了一下,又继续说道:“夜莺,你现在跪下,我还能饶你不死,可如果你继续一意孤行的话……我想我也保不了你的性命。”
 
    夜莺的唇角露出了冷笑,在早晨她就没有选择退缩,现在更不可能向张不空投降的。
 
    “你能杀我,那就来杀了我,少说废话。”夜莺丝毫没有任何的退让:“我可以确定的是,只要我活着一天,我就会不遗余力的揭发你的行为!”
 
    “是吗?我很期待啊。”张不空微微一笑,一甩拂尘。
 
    他手中的拂尘先前已经被金泰铢的五叶飞镖给弄的稀稀拉拉了,可是这么一甩之下,拂尘之上的兽毛却似乎被注入了强大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