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行为也诠释了他的行事理的路那就必须要死哪

“男人嘛,都是要有一点野心的。”张不空的脸上泛着冷笑:“其实我也没打算动手那么早,只不过由于你的一通乱搞,我觉得现在已经是最好的机会了!”
 
    说罢,他发出了一声低吼,眼睛里面流露出浓浓的征服欲望:“夜莺,我会让你陪着我一起见证的。”
 
    对此,夜莺只有用四个字的回答:“白日做梦!”
 
    “太露骨的话我就不说了,我再问你一句,你现在若是从了我,接下来就不会再受苦。”张不空面带微笑:“我在此之前就已经告诉过你了,我是个喜欢两情相悦的人,不喜欢强迫别人做她所不喜欢的事情。”
 
    这些话还不够露骨吗?这些话还不够不要脸吗?
 
    夜莺冷冷的回了一句:“你的廉耻之心呢?”
 
    在说这话的时候,她忍不住的瞥了一眼天空之上的直升机,这直升机盘旋了两分钟了,似乎是在寻找她的位置。
 
    夜莺多想给直升机发个信号,告诉苏锐,她就在这里!
 
    此时此刻,夜莺无比渴望苏锐的帮助!无比渴望那个男人的从天而降!
 
    虽然和苏锐接触的次数不算多,但是每一次都是印象深刻,夜莺知道,他们是朋友,他们是战友!是在战场上面可以把彼此的后背交给对方的存在!
 
    要是放在以前,夜莺对这一段关系还不会那么的自信,可是,在苏锐派人来救她之后,夜莺对苏锐的为人更加的有信心了——那个表面上油腔滑调、喜欢口花花的调戏姑娘的家伙,在关键时刻,比任何人都要靠谱。
 
    夜莺并不知道张不空在翠松山布下了什么样的局,但是她已经从对方那寥寥几句话之中判断了出来,对方就算是在今天晚上把这布局给扎口,那也是仓促而为之,还远没到完美的时候。
 
    虽说如此,但这目前的局面已经很让夜莺感觉到揪心了。
 
    如果师父知道这个消息就好了,可惜的是,张不凡还远在翠松山主峰呢。
 
    在此之前,夜莺只能靠自己,她想要把时间再拖延一会儿,毕竟拖的越久,胜算就越大!
 
    如果说军师把太阳神殿的所有人都派来营救夜莺的话,那么自然可以拖延一下时间,可是军师之所以没有派出那么多的人,自然是有着他的理由。
 
    “人带少了。”军师站在山林之中,自言自语。
 
    就算是神仙也有失算的时候,更何况是军师。他在来到翠松山之后,发现情况和自己预想之中的情形并不一样,甚至还有着极大的区别。
 
    他用自己的敏锐嗅觉,判断出了很多的状况。
 
    这表面上看起来松涛阵阵的翠松山,其实背地里比想象中有更多的汹涌暗流。
 
    现在,军师就这么孤零零的站在山林之间,至于太阳神殿的其他人,都已经被他全部撒出去了。
 
    这种撒网式的布局究竟能不能起到效果,军师并不确定,但是他能确定的是,这一定是眼下最好的办法了,没有之一。
 
    夜色之下,似乎传来了一声轻轻的叹息,很快便被湮灭在风中了。
 
    …………
 
    “你确定不投降吗?”张不空问道。
 
    “我宁死也不会屈从的。”夜莺的面容冷冷:“我一定会向江湖中所有人揭露你丑恶的嘴脸,让他们看看清楚,你究竟是怎样的人!”
 
    “哈哈哈!”张不空仰天大笑:“你以为江湖之中多是行侠仗义之辈?我告诉你,他们一个个看起来道貌岸然的,其实背地里干的勾当比我可下作多了!这世界和这江湖,根本就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张不空的笑声十分的张狂。
 
    可是,撇开他的语境不谈,张不空此时说的话还是有着几分道理的。
 
    他虽然说的是江湖,但是这种现象在全世界都比比皆是。
 
    看一个人,永远不能只看表面。
 
    “既然你拒不投降,那就怪不得我了!”
 
    张不空并没有再给夜莺机会,他说完,便往前跨了一步,随后身形骤然暴起!
 
    夜莺虽然之前一直在和张不空讲话,但她一直在警惕着对方的动作,看到对方突然出手,她的身形也朝后面翻腾而出!
 
    而金泰铢看到了这种情况,对着一名翠松山弟子猛然一踹,这弟子的身体便控制不住的倒飞而出,他飞行的路线正好是张不空和夜莺之间!
 
    张不空自然不会让这名弟子阻挡他的去路,已经迅猛冲出的他并没有半点收住身形的意思,狠狠的一拳砸下来,这名弟子便像是断了线的风筝,当场被砸的远远的飞出了十几米,直到撞断了两棵松树,这才重重的落在地上!
 
    他的胸骨已经凹陷下去了一大片,显然是活不成了!
 
    张不空那一拳没有任何留手,当然,他的这种行为也诠释了他的行事理念——只要是敢挡他的路,那就必须要死,哪怕是自己人,结局也是一样!
 
    这个人的狠辣心性远远超出了夜莺的想象!
 
    然而,夜莺却并没有再退!
 
    她必须要把握一切能把握的机会,尽可能的给这个张不空造成麻烦!夜莺知道,如果让他一直对自己追着打的话,那么对方的气势会越来越盛的!
 
    就在那名翠松山的弟子刚刚被打飞的时候,夜莺已经不退反进,一脚重重的踹在了张不空的胸膛之上!
 
    这一脚也算是突如其来了,在张不空都以为夜莺会选择不战而退的时候,她反而抓住稍纵即逝的机会开始了进攻,说明夜莺对战局的把握能力确实相当厉害!
 
    张不空虽然强大,但夜莺的实力也绝对不是盖的,在这种情况下,哪怕是张不凡用胸膛硬抗这一击都不会好过,更别说是张不空了!
 
    夜莺这一下让张不空往前猛冲的身形骤然停顿了一下,后者已经因此而出离了愤怒。
 
    本来张不空身体内的气血本来正在高速的运转着,可夜莺的攻击却并不是无的放矢,而是准而又准的集中力量攻击了张不空的某个穴位,在这种情况下,他感到浑身的气血差点出现了停滞,因此,几乎是在瞬间,他的嘴角就流出了一丝鲜血!
 
    而借助着这次攻击,夜莺的脚在张不空的胸膛上一踩,身形骤然翻腾而起,在空中连续几个飘逸的转身,落到了更远处!一下子把她和张不空之间的距离拉开到了十米!
 
    夜莺并没有再度逃跑,因为她知道,逃跑意味着把自己的后背暴露给对手,那样才是最危险的!
 
    与其说逃跑,不如勉力一战!至少还能创造伤到对方的机会!
 
    “好,能伤到我,这很好。”
 
    张不空的脸上带着相当明显的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