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沉默寡言的泰森自然更不用提了那家伙就是

 当然,这也就是刘浪如此想。
 
    比如泰森和孙无法就不会这么想,看着并肩而行相谈甚欢的一男一女,两个人的眉头都皱了起来。
 
    一个是替自家小姐担心,听说刘上校已经有未婚妻了。一个是替纪长官担心,团座长官太优秀了,把美国小妞儿都给迷住了,这可怎么搞?
 
    不提两个护卫的纠结,刘浪在一个带有几分西式全由汉白玉石建造而成左右两边各有两根大柱的牌楼前站住,仰望着记忆中熟悉的那三个大字“华清园”,刘浪感概万千。
 
    上一世,他亦来过这里,不过,此门已经不再是华清大学的大门,而是被称做二校门置于华清大学校园里,成了华清精神的象征。
 
    但现在,它显然还承担着大门的重任。
 
    时光的长河,将一座门洗刷成了象征,也将校门里的那些学子们洗刷成了未来共和国的栋梁,包括刘浪在内,谁也不知道,还在这座美丽的象牙塔里肆意挥洒着青春的少男少女们会有多少在二十年或者三十年之后成为共和国乃至全世界科学界的巨擘。
 
    刘浪只知道,这里至少走出过两位诺贝尔奖的获得者,杨振宁和李政道,都在这座大门后学习和生活过,虽然他们现在还不知道在那座小学堂念小学。
 
    但无疑,这是近代中国乃至未来中国最高学府之一。
 
    而刘浪今天此行,就是来拜访这座中国最高学府里的那位在物理和化学界最让他敬佩的巨匠---叶企孙教授。
 
    至于目的吗?当然是忽悠,忽悠这帮未来的科学巨擘们去四川去广元,跟着他一起干。刘浪现在最缺的不是钱,而是人,他头脑里的那些设计,需要这帮未来的科学精英们一起来帮他完成。
 
    不忽悠也不行啊!因为刘浪现在什么也没有,没钱,没车床,除了兜里的青天白日勋章。这是刘浪准备靠嘴不行的话,靠勋章装逼用的,在战事初平的北方,战斗英雄的名号在这帮热血青年中应该还是好使的。
 
    “亲爱的刘,这个学校有什么故事吗?”小洋妞儿看着刘浪在大门前久久驻足,不禁好奇的问道。
 
    “劳拉小姐,你的哈弗在美国是什么地位,那他,在中国,就是什么地位。而且,他会和你的哈弗一样,在未来的时光里响彻整个世界。”刘浪指指牌楼。
 
    “刘,你从来都是这么自信吗?”小洋妞儿有些艰难的扯扯嘴角。
 
    就凭这座小门楼,就想和美利坚合众国最享有盛名的哈弗大学比肩?说到自己的母校,小洋妞儿终于又有了和“吹牛大王”叫板的意思。
 
    “不是我自信,劳拉,那是你没溯着时光的长河顺流而下,否则你会发现,我说的都会实现。就比如我可以告诉你,罗斯拆尔德家族这种将鸡蛋从不放在一个篮子里的策略虽然看似很正确,但是,世界格局的巨变会让他们知道,这是个极其错误的决定。尤其是在欧洲,你们会损失巨大。”刘浪微微一笑,面露神秘地说道。
 
    “天,刘上校,您如果去做神父的话,上帝肯定不会喜欢你的。”小洋妞儿蔚蓝色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对某神棍的“鄙夷”。
 
第三帝国的兵锋横扫整个欧洲。
 
    可惜,小洋妞儿显然是不信的。一直沉默寡言的泰森自然更不用提了,那家伙就是一纯粹的保镖,也怪不得小洋妞儿不喜欢跟他逛街。
 
    刘浪很好奇,在中国,女人逛街都喜欢拉上丈夫,在西方,难道就不是吗?如果是的话,泰森中尉这样的人,会不会注定孤独终老呢?
 
    刘浪这显然就有些操心操多了。泰森中尉的目光从不像他一样,在青春洋溢的女学生身上驻留,他最热爱的,应该就是发现敌人并掐断敌人的脖子。
 
    是的,刘浪已经走入了校园。在牌楼前没站多久,已经和门卫交涉好的孙无法就已经过来带领着几个人走进了华清大学的校园。
 
    这还是刘浪第一次走进民国时期的大学校园,虽然没有现代大学里那般各式夺人眼球造型各异的现代建筑,但此时的华清园无疑更美。
 
    红色的屋顶掩映在碧树从中,林荫小道上三三两两走着手里拿着书,身上穿着民国味儿十足学生裙的女学生,以及穿着中山装留着小分头戴着眼镜意气风发大步行走的新青年们。虽然目光在传统而优雅的民国女生身上更多一些,但这一切都让刘浪觉得,相对于未来,此时华清园,更像理想中的象牙塔。
 
    娴静幽雅,还充斥着浓浓的书香。
 
    很快,一阵喧闹声吸引了刘浪和小洋妞儿的目光。
 
 第520章 被小洋妞儿设计了?
 
    循着声音,透过绿树,刘浪竟然看到了被学子们围得水泄不通的一个运动场。
 
    更确切点儿说,是一个篮球场。
 
    刘浪不禁有些眼晕,在这个时代,中国的大学校园里竟然也有了篮球?
 
    对于篮球,刘浪自然算是熟悉的,做为一种场地面积和人员需求量不是很大的竞技运动,共和国几乎所有的军营内都有篮球场。
 
    假期的闲暇之余刘浪和战友们免不了也分成数队比上那么几场。
 
    只是刘浪亦没想到,在三十年代的中华民国,就已经开始打起了篮球,虽然那个场地不怎么样,就是一片黄土地,刘浪甚至看到随着场中队员的拍球,一团团灰尘阵阵腾起,但场地两边的和现代篮球几乎一模一样的篮球架和篮筐证明着,这就是篮球场。
 
    这倒是刘浪对中国篮球的历史不了解了。别说现在已经是三十年代,其实早在1891年美国人詹姆斯发明篮球之后,仅仅只过了四年,也就是1896年就由美国传教士传入了中国,并成功的建成了中国第一座篮球场。
 
    中国最有名的几所大学,早都已经普及了篮球运动,就连红色部队,在抵达陕北之后训练之余也会组织篮球赛来进行锻炼和娱乐。如果换成上过大学的纪雁雪来,绝对不会有刘浪的惊讶。现在尚未登入大雅之堂的篮球算什么,网球、足球在民国大学校园里也一样有。
 
    民国,绝不是大多数未来人想象的那样是一片荒芜。
 
    见刘浪一脸讶异,这次轮到小洋妞儿得瑟学识了。
 
    “亲爱的刘,您不会没见过篮球吧!”小洋妞儿蔚蓝色眼睛里终于腾起了一股子得意。
 
    从行军打仗战无不胜,到走路逛街几乎无所不知,刘浪给人家美国妹子的压力不是一般的大,这次好不容易看到他眼中闪出了一丝迷茫,小洋妞儿想不得瑟一下都难。
 
    “这个啊!还真见过。”刘浪再次摇摇头,说了句实话。